喜运网

        喜运网

        掌管500多亿元资产规模的基石资本张维,正为“科创板”打call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王雅洁2019-04-28 21:15

        (图片: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被访者供)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雅洁 改革开放走过40余年,宏观大势已然棋至中局,面对新经济背景下的资本市场改革,已在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沉浮近20年的基石资本掌门人张维,正在迸发出新的灵感。

        4月28日,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在2019基石资本客户年会上急切发声:“我们迫切需要注册制改革。”

        张维带领着中国最早的创业投资机构,管理着私募股权、定向增发、并购等多种类型的投资基金,面对行业变迁,他非常清楚设立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将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重大举措。

        经济观察网记者还从张维当天发表的“棋至中局,有无参考答案”的演讲中获悉,他认为,国家和企业的发展都有标准答案,从国家之间的竞争来说,美国经济如此强大,拥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其背后纳斯达克居功至伟,中国目前正在推出的科创板,时机可谓恰到好处,科创板将是中国下一轮创新经济的直接发动机。

        事实上,上述改革在5年前便有??裳?。张维曾敏锐捕捉到这个微小的改革细节:“当时包括注册制在内的市场决策并没有真正落地。”

        时至如今,科创板的提出和建立,无疑将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大业,提高中国经济增长的科技含量。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科创板的设立,将让A股市场呼唤已久的注册制改革,真正得以实行。而科创板要成功,关键在于市场化、法治化。

        前瞻

        作为过去18年以来一直活跃在创投第一线的投资者,张维对于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环境深有感触。在他看来,科创板是不对称竞争战略在金融市场的伟大实践。

        张维认为,中国正在推出的科创板,将是面对不对称竞争战略在金融市场的又一伟大实践。这与2000-2010年中国产业政策类似。

        他举例道:“当年在与思科等电信运营商的竞争中,中国政府选择性支持国内电信运营商和设备商做大做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诞生了华为。”

        从金融市场与创新的关系来看,中国是以银行贷款的间接融资方式为主,直接融资占比低,中国直接融资占比约为20%,美国直接融资占比70%—80%,中国的直接融资远远低于美国。而创新又与直接融资高度相关,股权市场是直接融资最重要的一环。

        实证研究显示,对于外部融资依赖度高的企业,股权市场的发展能够促进创新,而信贷市场的发展则会抑制创新;对于高科技密集行业的企业,股权市场发展能够促进企业的创新,而信贷市场则相反。结论是创新专利情况与股权市场发展成正相关关系,而与信贷市场发展成负相关关系。

        张维分析道,上交所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目前除了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新能源电池等少数领域中美之间发展阶段差距较小,科创板定位支持的多数科技领域都是中国与西方差距巨大的传统科技领域,这些科技领域的企业有以下特点:在这些中西差距巨大的传统硬科技领域,在以往其实都过的很艰难;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支持、规模较小没有形成规模性利润无法在国内上市,导致多数投资机构不愿积极投资;一旦去境外上市,由于与成熟市场的对手相比规模差距巨大,无法获得境外资本市场的认可,没有估值溢价也没有流动性,几乎无法真正形成融资。

        他说:“科创板的出现,将直接扩展了市场中套利机构的投资边界和投资容忍度,大大增强了对原创技术和创新型技术企业的直接融资功能,对推动原创硬科技在中国的发展有加速作用。”

        同时,还能有效引导国内机构尤其人民币资金更加积极投资布局更具市场活力的中小企业;注册制改革有助于提高资本市场的融资规模和提高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效率;要求企业提升自身的原创科技能力。创板及注册制的推出,有助于解决国内科技企业发展早期缺乏资金的巨大压力,延长企业生存期;

        对比美国来看,纳斯达克创立之初积极支持小企业,纳斯达克与硅谷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互支持,大大的确立了美国在新时代科技领域的巨大领先优势;

        张维表示,一方面,纳斯达克引导资本进入高新技术领域:上世纪80年代开始,基因工程、医药产业、生物工程、计算机、信息通讯等诸多高科技取得了重大突破,科学技术水平处于飞速发展阶段,美国风险投资灵敏的捕捉住了这一机遇,将资本投资于高科技领域。而纳斯达克为风险投资的退出提供了制度安排,同时,纳斯达克也为中小企业提供了融资支持,有力的促进了企业的技术创新。

        另一方面,高新技术成为经济新的增长点,并推动传统产业升级。美国高新科技产业带动了美国经济进入战后最长的一次持续增长;高新技术推动了产业升级,它不仅本身创造的产值逐年增多,而且也带动了传统产业的信息化与高技术化,成为美国经济新的增长点,是美国经济支柱。正因为如此,美国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信息产业基础之上的,信息产业的形成与发展,对美国经济的繁荣与稳定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是“新经济结构”形成的根本动力。

        其实,美国和日本的竞争又是另一个佐证,上世纪70、80年代,眼看日本经济将超过美国,美国甩掉日本的追赶神器就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带来的经济转型,而这其中,纳斯达克功又起到了关键作用,纳斯达克引导资金投向科技产业,而日本在金融产业政策方面出现严重失误,广场协议后,房地产泡沫破灭和贸易冲突的双重打击,使日本经济彻底被击倒。

        市场化

        市场化,是张维眼中科创板的根本基因。

        事实上,张维早在2019年初就提出,在公司治理上,独立董事制度和监事会制度的改革已迫在眉睫。当初中国公司法吸收了海洋法系的独立董事制度和大陆法系的监事会制度,但中国这30年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证明,独立董事和监事只是一个摆设和花瓶,无法发挥对董事、经营管理层的监督作用。

        在交易制度上,从2015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出现了不少漏洞,比如2015年的配资,股灾后仓促上马的熔断机制,以及股权质押。2018年我们出现了4万多亿元的股权质押?;?。同时,在新股交易制度上,首日上市涨幅以及后续的连续涨停带来的无风险收益,都有待商榷。

        他说:“资本市场是按规则行事的市场,受法律和规则的约束。无论是规则制定者,还是市场参与者,均应该受到法律和规则约束。”

        宏观政策亦提出过相关要求,十八届四中全会便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并在立法层面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必须以?;げ?、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基本导向,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

        在他看来,知识经济的特征是知识产权、商标等无形资产具备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以亚马逊和特斯拉为例,亚马逊亏损20年,但不妨碍该企业在美国上市,股票涨幅超过1000倍;特斯拉连续亏损15年,市值500亿美元,也无退市之虑。因此,资本市场的核心基因,应该是市场化,企业能否上市、定价几何,从根本上说,应该交给市场来筛选和评判。要相信:市场先生永远是最聪明的。

        事实上,中国资本市场诞生之初的定位是为国企解困,上市也是指标配额制。经过近30年的发展,现在上市实行审批制,由监管部门发审委决定企业是否上市,并主要以营收规模和利润为考量指标。规模和利润指标在工业化时代,是一个有效指标,但是全球经济已经迈入知识经济时代,以利润和规模为考核指标已经明显不符合时代的发展脉搏。

        张维提醒道:“大部分人的思维是单向度的,就技术论技术,就企业弄企业,就财务弄财务。其实投资你们需要立体思维,而不是盲人摸象。”

        换句话说,需要企业掌舵人对企业行为有全面的理解,他认为,企业不仅仅包括技术和财务层面的拓展,还要注重企业家精神的发展和公司治理组织体系的完善。

        大国资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国企国资等领域。擅长于深度分析报道、调查报道、以及行业资讯。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