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喜运网

        巴菲特股东大会6小时问答:89岁股神眼中的投资机会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沈述红2019-05-05 17:4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述红 北京时间5月4日22:15直至5日凌晨4:30,6个小时中,全球投资者屏住呼吸,眼光聚焦在美国中部小城奥马哈。

        在这里,每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都会举办巴菲特股东大会。今年,89岁的“股神”巴菲特和95岁的老搭档芒格,回答现场超3万人大会的提问,对科技股投资、中国市场、虚拟货币、投资理念等50多个热点问题做出了解答。

        股东大会精典语录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表示:

        很满意伯克希尔是苹果第一大持仓股,但苹果股价太贵了,希望更便宜一点,这样就能买到更多;

        比特币是一种“赌博设备”,它的价值跟自己夹克衫上的一个扣子差不多;

        投资亚马逊不代表价值投资逻辑改变,但以后不会冒然投资科技公司,因为科技股很难有长期的优势,可以考虑雇人来做;

        错过谷歌是巨大失误,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购买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

        中国是个大市场,以前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做足够,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如果股价低于内在价值,会毫不犹豫回购,当然不会短期买1000亿美元那么多,如果回购量很大,会在B股上买更多,买B比A可能性大;

        卡夫亨氏还是好公司;

        之所以对西方石油投资,就是因为看好页岩油产区二叠纪盆地;

        不担心特斯拉进军车险,对于保险业务来说,更担心的是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公司;

        不担忧自动化对人力工作的侵蚀,时代总会变化,企业想尽办法提高效率,可能用自动化来取代人工,但总能找到机会来雇佣更多人;

        不会对所谓的另类投资感兴趣,反对加杠杆,很多智商很高的人,就因为做杠杆,最终把事情搞砸;

        时间和爱都是金钱买不到的,因为时间不多了,所以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你不能找到两个比Greg和Ajit(两位副董事长)更好的运营经理(接班人),他们非常棒。

        伯克希尔2018年前15大重仓股

        在股东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业绩。

        由于股票投资收益明显好于预期,伯克希尔一季度总利润216.6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1.4亿美元。其中股票投资赚得155亿美元,对金融衍生品的投资赚得6.08亿美元。

        巴菲特表示,这得益于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今年来上涨了15.98%,与此同时,在他持有高达70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中,48只股票中有45只股票上涨,这几乎抵消了自己在去年第四季度的投资败笔。

        同时,巴菲特照例在“致股东信”中,公布了2018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前15大重仓股。并表示,截至2018年末,伯克希尔持有的美股上市公司价值为1728亿美元,他和芒格不认为这只是一些股票代码,而且会受到华尔街、美联储行动、政治潜在发展、经济学家预期等外部因素的影响。

        正相反,他们视自己为所持股公司的股东,在加权的基础上,这些公司都能赚得约20%的净有形权益资本收益,这是运营公司必须的水平,这些公司也可以在不使用过多债务的情况下赚取利润。 

        按照伯克希尔持仓的市值计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苹果以402亿美元居于第一,美国银行(226亿美元)、富国银行(207亿美元)分列第二、三位;可口可乐(189亿美元)排在第四,美国运通(144亿美元)排在第五。

        这些投资为伯克希尔带来了不菲的回报。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的投资对象去年支付了38亿美元的股息,预计2019年还会增加。

        前15名单中,今年新上榜了三家,分别是摩根大通、联合大陆控股、美国建筑材料公司USG。

        去年上榜的比亚迪、通用汽车和Phillips 66均跌出榜单。

        附: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巴菲特股东大会精华问答

        未来15年会在中国做大部署 加大对英国投资

        问: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是否考虑未来在中国投资新业务?

        巴菲特: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在没有中国新的扩大开放政策时,我们就已经在接触中国了。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投入了很多,但是还不够,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部署。

        问:考虑到英国脱欧的进程,如何看待欧洲和英国的投资机会?

        巴菲特:过去我们在欧洲做的交易太少,伯克希尔想要在那里做更多的业务。不管英国脱欧最后结果如何,希望加大在那里的投资。

        问:你觉得你们海外市场投资会不会对你们未来发展有更多好处?

        巴菲特:当时很多人建议我要买国外公司,我当时也访问了这一家公司。如果我们真的了解这个业务,这个行业,也对运行和经营这一业务的人没有问题的话也许我们会去做。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这一种小收购。钱不是问题。杠杆化,然后卖掉。赚很多钱,成功赚更多,失败也可以捞一笔,这不是我们运用的公式,我们收购不是遵从这样的宗旨。很多智商很高的人,就因为做杠杆,最终把事情搞砸。

        问:伯克希尔不需要向美国证监会SEC海外持股信息,但假设有海外持股,目前最大的五个持仓是什么?

        巴菲特:伯克希尔按照美国证券法规定披露应该披露的信息,而不是给出投资建议。伯克希尔确实在一些很重要的国家持有一些股份,可能有的国家披露海外持股的门槛低于美国,需要伯克希尔向当地的证券交易委员会单独披露持股细节,如果想知道的股东可以自行寻找,但伯克希尔没有义务在美国披露任何海外持仓,不想透露伯克希尔自己的投资策略给外界。

        谈苹果与亚马逊:不冒然投资科技股

        问:公司拥有苹果公司非常大的股权,会影响到苹果的计划吗?

        巴菲特:很满意苹果是伯克希尔的最大科技股持仓,但苹果股价太贵了,便宜一点就能买到更多。自己支持苹果的股票回购计划,而且苹果自身是很好的业务。

        芒格:家人最喜欢苹果设备,苹果是伯克希尔认为值得的投资。

        问:投资亚马逊是否意味着投资理念的改变?

        巴菲特:上个季度伯克希尔两位投资经理中有一人买入了亚马逊,但仍秉承了价值投资的理念。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投资者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他相信,两位投资经理未来做对的次数会超过犯错误的次数。

        芒格:自己与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抓住极端发展的互联网趋势。对自己没有预测到亚马逊公司的崛起并没有不安,因为贝索斯是一个“奇迹工作者”。但不购买谷歌的股票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们感到很遗憾。”

        问:这些以消费者为基础的公司现在在改变。您现在朝向消费者的市场,在长期对于卡夫亨氏的展望是什么?

        巴菲特:伯克希尔在卡夫与亨氏合并之前持有近一半的亨氏股份,那部分投资并不贵,但当时花近50亿美元持股卡夫“付出价格过高了”,尽管卡夫亨氏整体的盈利能力和近70亿美元的有形资产都是不错的。

        亚马逊和沃尔玛等零售平台对卡夫亨氏这种传统消费者品牌有所“侵蚀”,即亚马逊和沃尔玛都单独发展出了类似的自家厂牌(Private Label)消费者快消品,并且产品的滚动能力较强,有实力的零售平台确实对传统零售品牌制造了压力,但卡夫亨氏的管理层已改善了现有运营。

        问:内布拉斯加家具公司,目前家具行业面临竞争,用网上模式,是否可以增加销售?

        巴菲特:家具店生意会继续下去,运营和规模都在扩大。但是也在不断遭受损失。现在市场看,像亚马逊这种公司的成功,越来越多销售商也希望有一天会类似地获利。家具方面也有在网上销售,奥马哈当地我们网上销量最大,很大一部分是网上下单,到实体店提货。也由此感受顾客偏好。目前,整个家居行业低于我们预期:现在更多人愿意租房,这影响到了家居市场。

        芒格:我认为这家店会比大多数家具商做得好,运营很棒。零售店定价会做得更好。

        问:很多全球领先的公司都是科技巨头,这些企业都有宽广的“护城河”、强劲的品牌和有实力的企业家领导。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科技公司?

        芒格:我的答案是“也许吧”。

        巴菲特:自己很喜欢那些具有“护城河”的公司,过去确实能经常找到。如今伯克希尔的投资哲学没有变化,会持续辨别这些有竞争力的企业,并努力扩大企业的竞争圈(circle of competence),这样就不会错过太多机会。但我们不会贸然尝试一个不熟悉的领域,而是会雇佣熟悉这些领域的投资经理来完成。

        谈回购:股价低估时出手 回购B股会更多

        问:贵司会买大概上千亿回购的这样情况,大概会占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场上面一些资金的20%。现在讲一百亿资金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生?或者怎么样来结算?

        巴菲特:我们公司里其实钱非常多,有很多股票数字。大概70%到80%的所有股票。我们非常喜欢有折扣的回购这些股票,这是我们希望有的现象。如果在座股东回购您的股票,我觉得这些价值非常合理。但是我们要非常确保他们能够知道这样事实,怎么样评估这些股票价格。我们是合作伙伴关系,不能三个合作伙伴,冻结第三个人的股票,冻结他的资产,那我们需要让这三个人必须都要得到相同信息和事实,所以我们披露这些信息非常重要。

        问:现在你们手上这么多现金。你觉得股票回购和股利分红对比怎么看?另外现在看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回报已经越来越低,未来一段时间内,伯克希尔·哈撒韦将从一个收购的平台,成为一个驱动股东平台,你们怎么看这一种变化?

        巴菲特:这种可能性肯定存在。但必须要看大笔收购未来几年怎么样做。 有时候不能一甚至三年时间做出评断,我们需要长期观察。 另外有一个地方就是我们要不断进行多元化,我们当然也希望这样做。希望他们能够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部分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我自己肯定有很大一部分个人资产做捐赠。我每几年会写一份遗嘱,而且内容都差不多的。

        问:伯克希尔有A股和B股,哪个会回购更多?

        巴菲特:如果买很大量的话,会在B股上买更多,买B比A可能性大。交易B股的量一直比较高。芒格称,不管A股还是B股都没关系,希望股票不会被明显低估或高估。

        问:你们为什么不回购更多股票。除非你们想真正做大笔收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巴菲特:我们是不是有一千亿甚至两千亿,都不会有太多差别。怎么回购股票策略上面不会有太大改变。我们以前有这样一个政策,就是按照帐面价值做回购,但现在这个已经不相关,过时了,现在真的是在觉得你真正应该回购股票时去做,而且这个股票的价格需要比当时帐面价值高?;毓汗善钡氖涫岛芗虻?,很多公司都有自己回购计划,他们说我们只需要支出这么多。我们想买比如XYZ这些股票,我们想买一个公司,我们不管花多少我们都要做这一件事儿。我们买股票需要在我们觉得它应该是在一个保守,预估内在价值之下来买。内在价值不是一个特别的点,可能是一个区间,大概对我来说这个区间可能是10%左右,查理也会觉得这个区间10%,有时候我们认知不一样,但接近,查理有时候会觉得这个比我想的要高一点。我们要确保当我们回购股票时,这些没有卖股票的人,会比回购前有更多利益。

        巴菲特:今年第一季度你可以发现我们其实买了大概10亿的回购。这跟我要买多少没有太大关系,但是这十亿意味着什么?我们觉得回购是没问题,但我们不想过多回购。我们第一季度回购这些股票,至少让我们的股东受益,至少让我们这些留存股东受益,但我们觉得这样的不同差异并没有太大。有些时候也可以看到我们可以花更多的钱来回购股票。比如比它价值低25%到30%,但我们现在没有在任何季度要做这样一笔收购,因为前提必须要对股东有益处。我觉得我们在回购股票上会变得比以前要更激近一点。

        问:伯克希尔有近2400亿美元的股票,为何伯克希尔不透露更多资产组合表现的细节?

        巴菲特:我们并不需要向别人解释为什么会持有哪些股票。在2000亿资产组合中,有至少1500亿都有不错的收益,未来十年会做的明显更好。

        谈保险:伯克希尔最值钱的业务

        问:你们是怎么进行风险评估的?

        巴菲特:我们没有一个非常清晰所谓公式做这样的事情。这方面计算其实跟保险一样,关闭保险业务,谈成保险业务时也要做这样风险计算。归根到底就是要知道你在做什么??绻习?,简单数学解决这个问题,对比你的收益和可能承受亏损进行权衡。就是获得收益不是大于可能承受亏损,做这样对比以后会比较理性。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我们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确实没有计算风险方面董事或者共识去做。因为他们会想把我们听到数字汇报给我们,我们给他们足够权力让他们放开手脚做事儿。

        问:今天在财务上面一些业绩报告越来越少。特别是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天组织损益表还有保险,零售业务上面几乎不报,所以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天为什么提供这些信息比以前越来越少呢?

        巴菲特:因为很多投资比较复杂,所以必须要非常详细进行解释。但是我用的这些字眼,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可以让大家明白的。我们今天写信对象是股东,这些股东不仅要能够了解我们公司做业状况。也并不是要了解真正一些金融上面知识,而是了解我们公司现在现有状况。我们已经非常尽力,能够写出这样一封信。我想偶然讲的东西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了。

        问:如何评价保险业务在伯克希尔中的价值定位?

        巴菲特:保险公司业务给了很多保险浮存金,这是有长期性的,有上下起伏可能。有1200多亿美元浮存金。这块业务在伯克希尔中是最值钱的,对保险业务非常满意。不会对保险业务的内在价值给具体数值,可能比你想的要高。保险业务很有口碑,都会给客户赔偿。

        问:伯克希尔非常规保险的业务是否令公司本身在极端灾难中承受太大风险?

        巴菲特:也许在去世后的某个时间,就跟金融市场会偶尔发生的一样,一些坏事发生并影响了保险市场,但伯克希尔的非常规保险也许是大家最后想要寻求的帮助。

        芒格:这些业务为伯克希尔赚了不少钱,但不是能教会别人或者很容易做的生意。

        问: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组合投资很多金融机构,受到很多监管,受到政治上面举措。你觉得监管者和政客,他们如果做银行运作会不会比资本家做的更好?

        芒格:有这种情况,但不多。巴菲特:自从伯克希尔进入保险业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受到监管,这是个好事。保险业是先把钱交给别人,然后别人对未来做出承诺,银行业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形下,不介意监管的存在。

        问:是否担心特斯拉进军车险业务?

        巴菲特:对于保险业务来说,更担心之前提到的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公司,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车险公司。现在用远程信息处理越来越普遍,数据很重要,汽车公司在这方面不会影响到保险业,但网购车会是竞争对手。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特斯拉等企业的进军会是对手,但不会摧毁整个汽车经销商的业务。不是颠覆性的威胁,但的确会形成威胁。

        问:房屋保险,汽车保险方面Geico怎么面对威胁?

        巴菲特:他们的竞争态势会一直长期进行下去,比其他的汽车保险公司做的都要好,因为其他保险公司已经遇到一些问题。慢慢把市场份额输给这两家公司。

        问:怎么满足新建房屋贷款需求?

        巴菲特:房利美,房贷美会为更多新建房屋提供贷款,而且我们会从Cliton做更多贷款。因为它是非常值得信赖品牌,也做的很棒,房屋质量很高,而且廉价,价廉物美。Cliton还会继续扩大自己的规模。他是很年轻的状态,不像沃伦和我,他们非常年轻非常有才干。

        问:民主党支持的更多监管、更高税率,甚至未来要求拆分伯克希尔旗下的子公司时,是否会因为巴菲特的政治观点而影响到伯克希尔?

        巴菲特:在评价政治时,不从公司的立场出发,伯克希尔公司本身在过去54年来从来没有给一位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捐过款。对美国人关注的医疗保险问题,我希望私营领域能更多参与这个行业。

        最有趣的投资:买鸭子股票发现石油

        问:最有趣的个人投资是什么?

        巴菲特:当你从股票身上挣到很多钱时,它们总是会更有趣。

        有一家公司叫Atled,这家公司有98股股票,我购买了1股。Atled是一家路易斯安那州的鸭子俱乐部。这家公司买入了一些土地,然后可以捕猎鸭子。但是有人朝着地上开了几枪后,石油冒了出来。该公司的股票也因此从每股100美元升至2.92万美元。如果直至今天还未出售这公司的股票,可能已价值数百万美元。

        芒格:我曾经买这一支股票很快涨30倍。但是涨5倍时我卖了,这是我一生当中最愚蠢决定,大家如果比我做的还好的话,真应该感到自豪。

        问:为什么觉得西方石油是那么有吸引力?

        巴菲特:要买西方石油并不是我们曾经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这样做,非常好的机会。他们都了解我们怎么运营,了解我们的投资能力和对什么业务感兴趣。希望下一笔交易规??梢猿?00亿美元。近年来,伯克希尔苦苦寻找好的交易机会,以将手头大规模现金投资出去。如果合适的交易机会到来,伯克希尔做好了准备。

        问:巴菲特和芒格目前认为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巴菲特:首先,我希望自己和芒格能够活更久,但是时间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也是最重要的。我非常幸运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时间,也有足够的金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和芒格能够做不受肉体衰老程度限制的工作非常幸运。

        芒格: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问:怎么理解人性?

        巴菲特:我们不能靠书本学,不管多聪明。

        芒格:我对人性的行为有敏锐观察。

        巴菲特:就是真正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然后去看怎么做。

        问:怎么理解延迟满足?

        芒格:这方面我是专家。我也是很多年以后才会感激现在学到的知识。我现在给孩子一小份股票他们都迟迟不能满足,可能买珠宝还会很快满足。

        巴菲特:你买一个30年的债券,个人3%的税,美联储说有2%的通胀,那这个延迟满足在政府债券上更难实现,还不如去迪士尼乐园,低利率的环境和固定的投资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真无法马上获得获利和享受。

        储蓄似乎不是对所有家庭和环境都最应该做的事。你可以告诉孩子,不管怎样,及时享乐也是种方式,省了钱买30年国债也赚不到多少。如果你能让家庭现在享乐,而不是存在钱包里也不是不可取。所谓延迟满足不是说不提倡去做。我一直相信,储蓄还是有很大力量的。但我不觉得很多富人因为有了很多钱就开心??暮筒聘徊皇浅烧鹊?。

        谈指数投资:不犯哈佛基金的错误

        问:从你是历史上最强大的价值投资创造者,你很多决策在晚期做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可以不断赚取复合利润,能不能把它做更详细解释。另外遗产是不是每一天醒来促使你们工作的最大动力?

        巴菲特:确实是我们的最大动力。而且已经很长时间。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出任何问题我都会感到不快。我们肯定想打造一种持续有持久力的复合现象,现在也正是在走向一个正确方向。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文化是非常独特的,他可能不会是最好一个长期内的复合利率,跟其他很多业务比都不会这样。但是总是会最安全一种方式,让你长期来赚钱。

        问:您的投资未来的表现能否超过标普500指数,体量庞大是否是收益率的障碍?

        巴菲特: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指数。我们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同等对待,会把自己的财富和伯克希尔业务绑定,对于任何可能会大幅损害价值的事情都会警惕。如果伯克希尔单独持有股票,那么表现会不如标普500指数,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不同。体积过大可能伤害盈利能力,公司恐怕不如过去那样能产生同样的复合收益率。不过,伯克希尔比以前所处形势更好,除了体积过大是个缺点。

        问:刚刚讲到标普500还有跟伯克希尔·哈撒韦比较哪个利润更高的问题。能够打败标普的十年可能性有多少?

        巴菲特:我拒绝将麦克风交给这两位投资经理来回答。截至3月31日,两位投资经理,一个人的业绩略微超过标普500,一个落后于标普500。他们每人负责13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我对这两位投资经理赞赏有加,他们为公司在做其他项目。比如,Todd负责伯克希尔与摩根大通和亚马逊的项目,以降低医疗保健成本。Ted负责伯克希尔在Home Capital Group上的投资。

        问:你一直提倡投资指数基金,在找到下一个收购目标之前,为什么不把多余的钱拿来投指数基金?

        巴菲特:全部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场的冲击,变得不够灵活。

        芒格:相对其他人而言,我们在持有现金上做得更保守,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基金曾经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如何复制巴菲特的成功:远离自己不理解的领域

        问:怎么样能够复制你们的成功,打造核心竞争力?

        巴菲特:现在确实投资环境更加具有竞争性,我觉得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来尝试了解哪些业务。我发现保险业务其实是我很容易理解的,但对零售业则理解不多。所以我把更多精力投入保险方面,你们也应该这样做。要找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学会耐心等待,等待一个好的时机马上采取行动。现在虽然竞争激烈,但是游戏也更加有趣。

        芒格:我觉得现在最好一个方式就是专业化,你不会想去一个牙医那里看骨科的疾病。所以最常规一种方式就是慢慢收窄专业范围,实现精细专业化。

        问:我觉得你们的投资战略非常神奇,中间如果发生冲突你们两个怎么解决冲突?

        巴菲特:芒格先生跟我,也许大家不相信,六十多年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执,当然我们有不同意某些议题,但绝对不会争执。出去定义争执是什么,可能情绪上面或者生气等等。这种我们两之间不会发生。因为查理比我更聪明,他觉得某些事情生气情绪波动等不需要花费时间。

        问:激进投资者很难对伯克希尔发出反对声音,因为公司体积巨大,巴菲特和芒格的投票权很大。总会如此吗?

        巴菲特: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好几年以后,也就是我们股票配置上面可能有不同配制方式,也有可能在最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应该会继续进步。一定有进步可能性。我们有很多特性值得投资者可以通过不仅一个公司扩大我们影响力。我们知道现在的门槛有一点高。有人说我们价值已经被锁定,其实不是这样。有一天可以拿5%,3%上涨,长期来讲我们希望可以延续这样的良好业务,我们企业文化可以独一无二,可以做其他人没有办法做的事情,我们的优势仍然会存在。这个情况发生时,主动投资者也还是会继续延续我们的模型,一段时间都会这样。

        问:谁是你最大敌手?

        巴菲特:我的观点来看进行投资也有很多竞争对手,能够吸引我们投资意愿。我们知道美国运通是1850年开始创办。他们还是能够一枝独秀打败许多竞争者。美国运通那时候是一个快递公司。富国银行标志也是一个运送公司,他们现在把一些有价值东西进行运输之后,又有了铁路,于是运作一些模式又改变了。

        问:伯克希尔是否应该更积极地去寻找交易?

        巴菲特:我们的两位基金经理Ted Weschler 和 Todd Combs正在寻找标的。伯克希尔只会购买那些希望被我们持有的公司。通常,我们的出价不会是最高的,但会承诺他们的管理层保持原样?;ǖ?000亿美元不成问题,考验来自于如何聪明地花掉这些钱。

        问:是否考虑邀请伯克希尔两位年轻的副董事长和两位投资经理也来上台主持股东大会。

        巴菲特: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们可以讨论,因为我和芒格两个人主持的形式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去年刚提拔的两位副董事长Ajit Jain和Greg Abel适合来参与主持股东大会,即四个人在台上回答问题,但两位投资经理Todd Combs和Ted Weschler不能回答有关投资的问题,因为伯克希尔不应给出投资建议,投资都是自营业务。

        问:贝莱德CEO芬克预计,未来在评估公司价值的时候,投资者可能将更多依据环境、社会和监管(ESG)标准来作出判断,伯克希尔是怎么看待这些指标的?

        巴菲特:在ESG上拥有良好表现会增加成本。虽然伯克希尔在风能发电领域有所建树,但关注点不是为了问卷调查或者获得更高的评分。

        不要过于担忧AI对人类工作影响

        问:对这些消费品方面的就业情况怎么看,现在越来越多自动化已经取代就业岗位。

        巴菲特:我们现在的经济还有我们现在的人民,我们的系统都非常有才能。取得我们现在创造1.6亿工作岗位。尽管现在很多公司,尤其在重工业公司慢慢希望提高自己生产力。比如更少人生产相同量,这是一个趋势,但他们不应该太过担忧美国的韧性,怀疑是否会丧失创造就业的机会。我们还是要相信这个国家??丛耸涫称?,生产商跟消费者之间运输,多少人参与交易运输过程,就不会太担心就业情况。

        问:关于富国银行投资,今天美联准提出规则,银行里面不能占25%以上,那把多余部分投到熟悉的领域不是更好吗?

        巴菲特:关于银行投资以及美联储要求规则。拥有10%以上持股权或者普通股,6个月中可以短期销售、赚取利润。对于富国银行有大约10%持股,如果美联储规则改变,那么跟现在情况会不一样。比如达美航空投资比例也面临这样的情况。

        问:在大并购上是否有计划和3G资本合作?

        巴菲特:很高兴在过去和3G达成协议,成为合作伙伴。运作上他们愿意和我们合作。品牌可以非常有价值。过去5年,大家的关注度在增加。在未来还可以继续合作。

        芒格:过去和3G合作过很多不错的交易,卡夫亨氏是少有不好的。

        问:你觉得BNSF可以在什么方面做得更好?

        巴菲特:我们对竞争对手联合太平洋进行了很多关注,看他们哪些地方做的更好。我们在市场定位上并没有什么劣势。联合太平洋在经营上更有效率,比我们过去几年做的更好,他们裁员很多。我们还会继续观察他们有什么改善。如果要做改变,会毫不犹豫做。BNSF是我们很好的资产,会把这个业务继续做100年。认为整体铁路业务相对其它公司有竞争力。

        问:对于波音公司737 MAX飞行员没有接受足够培训,有很多批评声。这是否会增加对伯克希尔旗下FlightSafety公司的需求,因为该公司负责培训飞行员?

        巴菲特:没有。FlightSafety主要培训其他公司飞行员,比如NetJets的飞行员。

        问:天西爱荷华州已经有新的风力中心和数据中心等等,很多地方伯克希尔没有任何据点。所以这些资金要怎么样进行布置与部署?

        巴菲特:伯克希尔能源公司有三个。我们占有91%持股权。我们希望能够投资在更好的公共事业上面。能够加大今天机会。从来没有进行所谓过去二十年分股?;褂衅渌缌?,公共事业公司可能分红非常高,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有极高资本,他们没有。我们找到有意义更合理项目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

        Greg Abel:没有错,刚才讲到非常重要的地区。2021,2022年我们有非常好的组合,都是前景非常好的,我们建立爱荷华再生能源项目,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公共事业,所以爱荷华来讲基本是百分之百的再生能源?;褂性俳樯芤坏?,每天还有我们要建立数据中心,有三百个大千瓦。在六个不同州我们也开始有据点,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扩展到更多计划,要建立非常大一个运输网,传输网,同时再建立我们更多一些再生能源的项目。在讲到现在一切管理规则来讲,在2018年我们开始某一些项目。但是现在已经做了1/3,所以现在进入第二阶段跟第三阶段的建设,所以2021到2023年会看到更多成就。

        问:内华达有一些赌场提到他们希望到其他地方获取电力。你觉得有没有其他非经济原因让他们做这个决定。第二你觉得NED怎么样能够帮助他们,第三个有没有可能其他州这方面进行努力,帮助内华达改善他们情况。

        Greg Abel:我们在内华达州进行了五年的电力业务。今天我们看到我们有五个客户已经离开我们供电系统。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些利润,我们当然也非常失望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些执法机构,在跟他们进行游说,也希望跟他们能够签署能源上面长期和约。我想我们团队这个项目上来讲已经做更多一些努力。希望能够让客户了解我们可以交付更好一些电价。过去十年每一个费率都不同。而且有的时候根据通货膨胀,这一个费率肯定会增加电价费率。除此之外,还有我们要减少火力发电,煤炭也不再进行使用。我想所有火力发电厂等于要完全淘汰。所以我想我们这个团队在内华达进行工作其实是非常让人满意的。

        华南新闻中心记者
        深度聚焦华南地区证券、基金、上市公司领域。采访线索请联系:shenshuhong@www.tierrasucia.com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