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华业资本陷重医三院僵局 还能否成功自救?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张晓晖2019-05-10 23:3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下称“重医三院”,又名“捷尔医院”)可能是陷入困境中的上市公司——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40.SH,下称“华业资本”)自救的希望。

        2019年5月7日发布的四则公告显示,华业资本目前的重组工作不容乐观:华业资本的公司财产持续被法院冻结,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因为质押的股票跌破平仓线而被强制卖出1.04%。

        重医三院是华业资本旗下唯一的高增长资产板块,记者从重医三院了解到,2019年该院的营业收入有希望达到8亿元,而华业资本通过捷尔医疗对其拥有75%的权益,另外25%权益归重庆医科大学所有。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华业资本的债务追偿小组,负责接管捷尔医疗和厘清相关债权债务关系,以及重塑对重医三院的供应链合作关系。

        然而,华业资本寄望抓住重医三院这一“稻草”,如今却陷入僵局。

        成立债务追偿小组自救

        2015年,华业资本以21.5亿元从自然人李仕林手上,收购了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捷尔医疗”)100%股权。好景不长,收购完成之后第三个年头(2018年),捷尔医疗爆出伪造公章和违规担保,导致华业资本出现101.89亿元的应收账款黑洞。

        随后,捷尔医疗的负责人李仕林(详见3月2日《经济观察报》刊发报道《华业资本百亿黑洞背后:李仕林的重庆生意圈》)被立案调查,李仕林也是华业资本的第二大股东;华业资本原董事孙涛涉嫌合同诈骗被重庆公安局刑事拘留;公司原董事兼总经理燕飞涉嫌受贿被重庆公安局刑事拘留。

        华业资本的股价像雪崩一样坍塌,从每股8.38元跌落至目前的2元附近,跌幅高达75%。在曝出如此巨大的黑洞,以及多位股东、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后,华业资本仍然没有放弃自我拯救。

        案发之后,华业资本成立了债务追偿小组。在重庆的债务追偿小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在众多繁杂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华业资本最有希望的仍然是盘活捷尔医疗的营业收入,捷尔医疗在李仕林出事之后,原有的与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即西南医院、大坪医院、新桥医院)的合作关系全部终止,与重医三院的供应链也被迫中断。

        供应链是这个关系中重要的一环。医院是非盈利性机构,但是民营资本对参与投建医院仍然保持很高的热情。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在混合所有制医院的共建中,医院的供应链可以为投资方的子公司或者关联企业,民营资本通过供应链的收入,来间接分享医院的收益。

        在重医三院也就是捷尔医院2016年建成之后,该院的供应链为捷尔医疗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由于捷尔医疗爆雷案发,目前重医三院的供应链为国药控股重庆泰民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泰民”),协议约定过渡期为6个月,于2019年4月到期。

        华业资本的债务追偿小组接管捷尔医疗之后,成立了重庆百康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百康”),希望能够通过重庆百康,重构重医三院的供应链。

        这样,华业资本作为75%权益的重医三院投资方,也可以间接分享得重医三院高速发展带来的收益。“至少股权质押给银行的利息可以还上,医院专家的津贴费不会拖欠。”华业资本债务追偿小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僵局待解

        但华业资本遇到了新的麻烦——过渡期的重医三院供应链重庆泰民并不愿退出,而因为捷尔医疗案发,重医三院的新一届理事会也迟迟得不到改选。

        如此,捷尔医疗一旦没有办法还上工商银行重庆分行的利息,那么其质押给银行的股权,可能会遭到司法处置。

        司法处置的结果就是,华业资本没有能力继续支付重医三院的专家津贴费用,而这样的话,重医三院就可能面临着专家队伍的流失,最终或影响这家混合所有制医院的发展前景。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得捷尔医疗与重庆医科大学联合建设重医三院的《框架协议》显示,该协议签署于2014年12月16日,捷尔医疗方面的签署人为刘荣华,重庆医科大学方面的签署人为原校长雷寒。

        雷寒已经于2018年5月在重庆医疗系统反腐中落马,并于2019年1月提请公诉;刘荣华也因为李仕林案件被调查,也就是说,重医三院的建设者目前都处于案件调查之中,华业资本的债务清偿小组正在逐步接手这个场面?!犊蚣苄椤坊乖级?,捷尔医疗方面以价值15亿元的资产和现金作为投入,占重医三院75%的权益,重庆医科大学以医疗力量、医疗技术和经营管理等无形资产作为投入,占25%的权益。

        据华业资本债务清偿小组人士透露,目前华业资本陷入重医三院的僵局是,由于捷尔医疗案发,重医三院的理事会迟迟无法更换,导致供应链无法替换成为华业资本新设的重庆百康。

        一份由重庆瀚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捷尔医疗全资子公司)发给重庆医科大学《关于决定推选新理事的通知》显示,华业资本方面希望将原来捷尔医疗派出的四名理事刘荣华、李仕林、张健、田冰的前三名更换为徐红、吕建和、张成。重庆医科大学派出在重医三院的理事为雷寒,华业资本也建议其更换,理由是雷寒因为个人原因无法履行理事义务。

        其中徐红是华业资本的现任董事长,足见华业资本对重医三院的重视。

        一旦新的理事会更换完成,那么重医三院的供应链问题将能够得到良好的解决,一旦供应链问题解决,华业资本将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对解决捷尔医疗的困境,乃至公司目前的困境,都有很大的希望。重医三院的专家不菲的津贴费用也能够得到保障。

        不过,重医三院执行副院长严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医院专家队伍稳定,医院为其开出的薪水都能达到六七十万元,上市公司华业资本对专家的津贴补助是另外一回事,跟医院无关,另外医院的供应链一向是敞开的,华业资本有没有能力恢复供应链是华业资本的问题。

        记者来到重医三院,门诊和住院处人流不绝,这是一家硬件设备一流的三甲医院,拥有床位1350张,手术室20间、中心ICU病床45张、血液透析中心床位112张。一棵从缅甸购入价值不菲的树化玉,摆在医院大厅的正中间。

        严敏对记者表示,重医三院目前发展态势良好,每年保持高速增长,很多贵重的医疗设备都是靠医院的自有资金采购。

        另外一个层面,华业资本的一季报显示,该公司营业收入为4091万元,同比下降了90%,净利润报亏1个亿左右,公司已经被ST实施风险警示。

        对华业资本而言,重医三院很有可能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毕竟,华业资本花21.5亿收购了捷尔医疗,捷尔医疗又花15亿元投资建立了重医三院——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混合所有制医院。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观察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