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应届生年薪50万 开发商高价与BAT抢人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谢敏敏2019-05-17 10:3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谢敏敏 在4月份正式成为龙湖集团数字科技部的员工之前,90后的王丰对于龙湖并没有太大印象,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在众星云集的互联网圈,龙湖只是一个陌生的房企符号,但随着近期龙湖为招聘互联网技术人才给出的高额薪酬,龙湖与BAT、华为、今日头条等放在一起,成为众多求职者热议的对象之一。

        王丰之所以从美团跳槽进入龙湖,薪酬成为打动他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已经入职龙湖的美团前同事内推下,王丰最终定岗为P5,龙湖为他开出的年薪是35万。“这一薪资可以和阿里P6级别媲美。”王丰表示。

        龙湖为校招开出的条件更为诱人,多位参与2018年秋招的2019届应届生透露,龙湖数字科技部对拿到BAT和华为offer的应届生实施“开绿灯”无条件录取,部分履历优秀的毕业生拿到的薪资超过50万元。

        “之前也是没想到,一家房地产公司会和互联网公司抢人。”王丰感叹说。

        龙湖并不是唯一对互联网人才情有独钟的房企。近年来,包括万科、恒大、碧桂园、龙湖、旭辉等越来越多的房企启动数字化业务拓展,在向数字化、科技化转型的过程中,这些房企不惜花费重金从互联网行业大规模挖掘人才。

        一场浩浩荡荡的跨行业抢人行动已经徐徐展开。

        龙湖的诱惑

        龙湖数字科技部是一个全新的部门,2018年由IT部演变升级而来。

        数字科技部成立不久,就展开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校园招聘,这也是龙湖历史上第一次大体量招聘互联网人才,正是这场招聘,让龙湖数字科技部在互联网领域一举成名。

        2018年9月,龙湖“仕官生”海外校园招聘启动,“仕官生”是龙湖内部运行了15年的校招项目。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海外招聘头一次新增了数字科技部仕官生岗位。

        这场横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8所美国名校的招聘,将数字科技部的需求放在了最前列。

        这个新部门招聘的岗位,涉及数字化战略研究员、营销数据分析师、用户交互体验设计师、产品经理以及人工智能研究员,均和数字化、人工智能相关。其中人工智能研究员要求计算机科学、电子工程或其它人工智能相关专业。

        龙湖董事会主席吴亚军和首席执行官邵明晓均参与招聘工作。

        紧随海外招聘其后的是2019届秋招,在去年11月期间,龙湖数字科技部发出了海量offer,上海交通大学2019届毕业生周一磊拿到了其中的一份。

        在参加龙湖宣讲会三天前,周一磊还没有听过龙湖这家公司。彼时他和另外一家互联网公司签订了三方协议。但周一磊被龙湖HR增加30%的承诺打动,参加了面试,面试完之后和HR终面谈薪资,给出的薪资加上年终奖超过50万。这还不算许诺的车补、购房补贴等福利。

        对于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50万的年薪已经明显超过了BAT等互联网龙头企业开出的薪资,这让周一磊有点担心:“说实话,这个年薪是远高于市场价的,但我对龙湖一无所知,面试谈完之后,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数字科技部到底是干嘛的,只知道是一个要做数字化转型的新部门。”

        周一磊透露,龙湖为程序员开出的薪资普遍高出其它互联网公司。周一磊的朋友应聘Java开发岗位,同时拿到了龙湖和摩拜的offer,其中摩拜给出的薪资加上年终奖大约是30万一年,而龙湖在35万到40万。

        在周一磊所在的一个应届生交流群里,有不少人同样拿到了龙湖的offer。周一磊和他们交流得知,只要之前拿下了BAT和华为等公司的offer,龙湖几乎是来者不拒的。这些刚刚走出校门的求职者面对从天而降的高薪资,对龙湖的好奇心愈发强烈:龙湖数字科技部是干什么的?值得去吗?

        “给我的感觉还是很魔幻,互联网这一行,龙湖是个新面孔,它终归是一家房企,数字科技部只是一个支持部门,现在进BAT将来还能进龙湖,现在去了龙湖将来怎么进BAT?”2018年11月下旬,经过一番慎重考虑,周一磊拒绝了龙湖的offer。

        今年4月初,龙湖数字科技部再次展开了新一轮春招。一位龙湖员工透露,目前数字科技部在岗员工已超过500人:“目标是还要再招几百人,这一轮招聘规模没有上一次那么大,人数已经很多了,现在内推也基本停止了。”

        房企抢人

        “和互联网抢人才的话,对应的肯定是互联网公司的待遇,薪水只能高不能低。”前述龙湖员工说。

        目前龙湖数字科技部主要高管团队均有互联网背景。数字科技部负责人殷皓于2018年4月加入龙湖,同时担任龙湖集团首席数字官。在进入龙湖前, 曾任海尔集团首席信息官&首席数据官、微软大中国区企业服务部首席技术官等职务。

        此外,原乐视信息化部总经理张湘蕾,原微软架构师、万达网科部门总经理李博也于2018年加盟龙湖数字科技部。

        龙湖方面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数字科技部50%左右的人员来自一线互联网公司。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微软、IBM、埃森哲、SAP、海尔集团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近年,和互联网公司抢人成为不少房企的新动作。房企开始效仿互联网公司设置CIO(首席信息官)、CDO(首席数字官)等新岗位。

        去年6月,招商蛇口对外招聘首席数字官,以帮助其制定招商蛇口整体数字化战略,构建整体数字化技术架构及治理架构,这一岗位的要求是8年以上互联网或高科技行业工作经验。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恒大于去年9月份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名为恒大智慧科技公司,隶属恒大高科技集团。该公司宣称,基于人工智能、物联网、互联网、云服务及大数据等研发技术,依托一体化的智慧云平台,为客户生活注入科技。

        自成立以来,恒大智慧科技面向互联网领域大规?;チ瞬?,岗位涵盖硬件设计、嵌入式开发、软件开发&测试、系统运维等,俨然是一家正宗互联网公司。

        一名恒大人士透露,恒大目前恒大智慧科技的团队规模达到500人左右,涵盖来自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企业的高科技人才:“公司人员以外招为主。因为原本恒大房地产业务板块中的人才,很难完成科技领域内的专业工作,因此需要引进具备技术、技能的高科技专业人才。”

        2016年万科启动“沃土计划”进行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成立了万翼科技有限公司,一大批IT互联网界精英加入万翼科技。目前已经形成一个500多人的团队,2018年,万翼科技将办公室从大梅沙万科总部搬到深圳“硅谷”——南山科技园。

        “万科并没有定点去引进人才,招揽人才主要是符合岗位技能的人就可以。这500多人来自各个行业都有,互联网人才也有。更多倾向于一方面懂技术,一方面还要懂房地产行业,因为我们科技公司主要还是在做房地产领域的科技,但也不是绝对的。”万科方面回复经济观察报称。

        对于地产公司来说,成立信息化部门乃至科技公司,还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除了“抢人”需要承担的高额人力成本,房企还需要在科技研发领域不断支出,例如恒大智慧科技每年在研发方面投入的资金达到数亿元。在恒大内部,不少人认为,智慧云平台的建设涉及技术要求高、研发投入大且实施复杂度高。

        “这是一门还在刚起步的、亏损的、谁也不知道效果到底会如何的生意。”前述龙湖内部员工说。

        地产公司数字化转型

        浩浩荡荡的跨行业“抢人行动”背后,是近年头部房企自觉开展的数字化转型。根据克而瑞地新引力统计,截至 2018 年底,TOP30 房企中,涉足数字化方向的企业高达 90% ,并且尤以巨头最为热衷。

        上述恒大人士透露,恒大智慧业务应用场景主要聚集在智慧社区和智慧景区几大业态上,其中智慧社区目前已在东莞进行试点,而智慧景区则包括?;ǖ褐嗟闹悄艿河炜?,恒大智慧承担了智慧旅游系统的研发、应用等功能。

        一位旭辉中层表示,房企的信息化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数字化的运营,通过数据、系统等信息化手段,提升企业的内部管理效率;二是数字化转型,是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从产品型的公司转型为客户型的公司,数字化要实现的是与客户的直接连接。

        后者是非常需要互联网人才的,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手段来推动客户连接,挖掘客户的最大价值。对于大多数房企来说,目前主要停留在第一阶段,目的是通过信息化建设提升管理效率。

        中南置地信息流程中心总经理刘海默就曾表示,通过信息化建设达到组织流程标准化落地之后,中南置地的组织流程维护成本下降了90%以上,部门的沟通成本下降了33%。

        对于万科、龙湖等早就开展数字化转型的房企来说,更大的野心在于期望通过数字化转型颠覆原有的传统的商业模式。

        以龙湖为例。龙湖2018年进行战略更新,提出“空间即服务”战略,强调通过数据化、智能化,做连接人与空间的未来企业。

        在官方表述中,数字科技部即是承接这一战略的,运用数字化前沿理论和工具,帮助龙湖在四大主航道业务及创新业务线实现既有模式的转型,将高精尖技术应用于更多元化的商业场景。未来,海量数据的积累也将令数字科技部成为开展前沿研究的乐园。

        在传统地产业务领域,以前投资拿地更多依赖投拓团队的经验与眼光,投拓人员要做大量市场调研,收集市场数据,再通过Exel表格做测算,最后得出投资结论。

        而龙湖引入算法和地理信息系统(GIS),帮助分析既往投资模型,基于地块条件、所在区域特征、政策导向等因素,形成一套适用于大多数场景的投资模型工具。由于数字科技部的存在,龙湖逐渐摆脱了对外部技术平台的依赖,也将大数据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目前龙湖数字科技部为龙湖其它业务部门提供技术开发和支持服务,包括移动办公软件龙信、线上购房平台U想家、商业运营APP小天等。

        但房企数字化转型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摆脱传统地产行业思维,转向产品导向。

        对于互联网行业的人来说,上一家让他们产生深刻印象、前来“抢人”的互联网公司是万达网科。让周一磊最终放弃龙湖offer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经过咨询后,不少身边朋友发来了万达的案例供他参考。

        万达于2016年成立万达网科集团,初始业务从万达金融集团分拆独立。王健林曾对万达网科寄予厚望,将其承载的电商梦定义为“第四次转型”。

        万达网科成立后,高薪从不少大型互联网公司挖来互联网人才,高管名单先后包括前谷歌、阿里巴巴核心高管龚义涛、前芒果网CEO李进领、原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原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杨晓松、原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徐辉等。但自2017年开始,万达网科经历大规模裁员,一批互联网人才先后离职。

        “不管是住宅还是商业地产还是长租公寓,都想用产品化的东西去替代现在地产冗杂的人力,但这条路任重而道远。”前述龙湖内部员工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丰、周一磊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不动产开发报道部记者
        关注地产,常驻上海。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