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喜运网

        对话《创造营2019》主创马延琨、孙莉:R1SE成团记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徐露2019-06-09 21:30

        (图片来源:经济观察网 徐露/摄)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徐露 舞台右侧的看台上,除了100位《创造营2019》的学员和火箭少女101的11位女孩,坐满了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几十位创始人、高管,既有原际画、领誉传媒等以经纪见长的娱乐公司,也有嘉行传媒、耀客传媒等影视公司。

        1

        现场图 徐露/摄

        舞池的两侧则闪耀着不同名字的灯牌,伴随着粉丝们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周震南,断层成团!”在英国工作的小雨从2017年开始喜欢周震南,到现在已经是南极星(周震南粉丝团名称)的中坚力量,为了亲眼目睹周震南在决赛夜成团,她特意从英国飞回青岛。

        1

        现场图 徐露/摄

        她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和四五个姐妹站在一起,每当周震南出现在舞台上,她就兴奋地跳起,按下快门。

        尽管面临同类团体节目的挤压,以及前作《创造101》的巨大光环,《创造营2019》一直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但站在6月8日成团夜5000平方米的演播厅现场,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影响全行业、深受年轻人关注的大型节目。

        1

        现场图 徐露/摄

        “‘创系列’更是一个产业推动行为?;鸺倥?01也好,R1SE也好,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团,三至五年后,可能影视、音乐、舞蹈各个领域活跃的很多明星都是曾经走过《创造101》《创造营2019》舞台的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对经济观察网说。

        如果说个人选拔节目更注重舞台魅力的展现,那团体节目则具有更强的故事性,可以展现更丰富的性格和艺能?!洞丛煊?019》总导演、好枫青芸创始人孙莉及其团队在节目开播前,花了半年时间走访业内经纪公司,了解每一个可能入围学员的成长经历、性格特征。

        除此以外,《创造营2019》和其他团体节目不同,还设置了团体拉练、踢馆学员参赛等环节,让学员在18岁就看到张远、马雪阳、苏有朋、郭富城等前辈的多样人生。

        成团的11名R1SE学员固然可喜,剩下的几十名小伙儿未来会不会再次发光?毕竟青春正盛,人生路遥。

        访谈

        Q:有一次拍摄是凌晨两点把学员们叫起来训练,很多人看起来脸都没洗干净,但播出效果却让很多人被感动,半夜起床去看日出,通过划船暂别舞台,这些环节的设计主要有哪些考虑?

        孙莉:20公里拉练的创意很早就萌生了,也是我接到《创造营2019》后的第一个想法。

        去年8月,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青岛,它的碧海蓝天加上北方城市所有的开阔、粗旷、大线条,给人一种强烈的男生气概。所以我们就想,既然在海边城市拍摄,为什么要把所有学员都窝在演播厅、宿舍里?女孩子的交往更多是闺蜜之间的沟通,而男孩应该在一个更开阔的环境中去表达。

        另一方面,《创造营2019》是一个成长类节目,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在表达舞台上的变化之外,也应该用更多时间、空间表达台下的部分。对于“创系列”节目来说,它提供了非常多的空间和篇幅在舞台以外。

        更重要的,20公里不仅仅是一场拉练,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完成了非常重要的内容——第七期选手的暂别,从60多人到30多人。它就像是一个人生的隐喻,一开始你有很多朋友、同行者,但走着走着大家在不同的岔路口告别,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朋友要走下去,没有朋友也要走下去,有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都要走下去。

        Q:虽然团练节目从去年就开始出圈,但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做团体,男团相对于个人来说有什么优势?特别是像周震南这种选手,他为什么要留在团里面,而不是个人去发展呢?

        马延琨:男团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团体、艺术形式。音乐的歌手有solo的,有团体的,还有小组合。

        “创系列”的目的就是做团体的,成团是学员参加节目的目的。solo和团对于一个人的要求是有差别的,男团首先是团第一,个人一定是降在团后面的,不管你是中心位,还是最后一名,所以将来我们的行程也是以团为第一目标, solo的部分都会放在团体之后去做。

        包括周震南在内,他也是抱着极大的成团愿望来了。当时我们也问过他一样的问题,第一次面试他没有想明白,第二次他特别说了自己希望在这个年龄和时间段能在一个团体里,所以我们才接受他报名的。

        Q:《创造营2019》中周震南和姚琛的兄弟情感动了很多人,也有观众会不理解,他们能力相当,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为什么周震南却要推荐姚琛跟自己PK,这是节目的安排,还是他个人的意愿?

        马延琨:男生之间的兄弟情和热血竞争是相辅相成的,不只是周震南和姚琛,其他一些成员也希望昔日的战友成为对手,他们会觉得遇强则强,在这种PK和battle中,可以彼此激发展现出更多潜力和激情。

        Q:从《创造101》到《创造营2019》,在节目的核心赛程设置上有哪些是延续性的,哪些东西是针对新情况出现的改变?比如说今年为什么格外强调班集体的概念?

        孙莉:“创系列”从女生到男生比较大的一个改变是,班级是固定的,建立了班主任和本班同学之间的一个长线并接关系。学员在这一季的录制过程中,也和自己的班主任产生了强烈的情感依赖,因为每个班主任的不同性格,也呈现出每个班氛围的巨大差异。这是在同类的节目里面,从来没有呈现出来的面貌。

        非常感谢这一季的班主任,给予的时间远远超出了一开始签约来录制节目的时间,甚至中间有很多内容是班主任们自发给予的。比如说苏有朋老师请F班同学吃鸡,非常生活化、很温馨。

        包括后面的谢师宴和宣布成绩的方式都和以往有很多不同。对于男生的性格塑造,不是简单的从洗脸、妆容上去改变,是从自然环境、生活空间,到对手、队友、班主任这些同行者,乃至于到面对选拔结果时所呈现出来的心理变化。

        Q:去年节目组一直强调找到大众的情绪共鸣点。在今年的《创造营2019》中,你们做了哪些努力让它从一个小圈层的粉丝狂欢扩散到大众人群?

        马延琨:每一季的选手有男女差别,选手与选手之间的差别,包括节目播出的时间点和观众所产生的化学反应都有差别。从这个角度,我们认为破圈并不是追逐的目的,而是要确定本身节目的核心内容。

        什么叫破圈,有巨大的话题。而且制造话题这件事,和节目的口碑、学员的口碑没有必然联系,容易本末倒置。我们不会要求节目组一定要设计什么话题去突破圈层,反而就是努力去做“创系列”本身应该做的事情,坚持表达出当下的年轻人的共鸣。

        第二,这个节目要诞生一个未来限定2年时间的男团,所以选拔出来的成员一定要受到市场的喜爱。所以我们一直在说《创造营2019》的选拔标准是,这个学员到底是不是真的粉丝、观众喜爱的学员。这不是以节目组、班主任、制片人、导演的喜欢与否为标准。

        在未来更长一段时间,大家还记不记得住这个团,是我们做这几个节目的核心目的。

        另一方面,我认为真正难做的是女团,饭圈的活跃分子都是女生,女团要吸引女孩入圈并不容易?!洞丛?01》的时候,我们比较担心女团如何吸引粉丝,而男团就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Q:《创造101》的破圈,杨超越、王菊这样的话题人物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今年《创造营2019》挑选成员的时候,节目组有没有担心审美疲劳,来规避可能类似她们的学员。

        马延琨:首先不排除今年有非常多的人是照着男版杨超越、男版王菊来的,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杨超越也好,王菊、孟美岐、sunnee也好,是没有替代品的,而且我们当时和孙莉导演沟通,她自己的想法也是绝对不会复制去年对赛制的设定以及人物发展的角色选定。今天就算出来一个男版杨超越,他还能够得到大家认可吗?我们持质疑态度。

        孙莉:《创造营2019》的选角用了6个月时间,几乎所有学员的母公司,我都去看过,除了一两家公司因为时间原因没去成。每一个有希望入围的小哥哥,他的母公司、相关的经纪团队、老师、宿舍、训练室或剧场,我们都深入了解过。

        制作团队特别需要知道,一个人是从什么土壤里长出来的。最终我们在节目里所呈现出来的内容,需要一个追根溯源的过程,去找到最原点的东西。

        从14年前,做《超级女声》开始接触这类节目开始,我就发现那些能在同龄人中崭露头角的人,要么是才华出众,要么是个性鲜明,要么他/她具有强大的内心力量。在《创造营2019》选角的过程中,这也是我要考察的三个重要围度,才华横溢其实不难捕捉,但是个性鲜明就需要花更多时间去做了解,然后具有强烈的内心力量,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和耐心去深入交流。

        所以节目组真正下功夫的时间并不仅仅在这三个月,而是此前的时间,有的时候你会捕捉到一两个片段,意识到他未来的成长性。

        《创造营2019》的制作强度很大,持续时间也很长,对于学员的精神、体力各方面都是考验,他会发现有那么多的人在身边,会找到很多面镜子。

        学员胡浩帆离开营地的时候,他在储物间的在门上写了一句话:如果你在这个地方有失落或者一点点沮丧,不妨打开49号柜。后来就有弟弟们打开这个柜子,发现里面放着一面镜子。

        在这个训练营里面,每天跳舞的时候都会看到很多镜子,还有特别多无形的镜子,他们是来自不同公司、有着不同人生经历的同学。这个节目本身对更多的观众来说何尝不是一种镜子的存在呢?

        Q:R1SE男团的运营还是和火箭少女101同样的模式吗?大家也知道,火箭少女101刚开始起步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挫折,所以今年的R1SE男团会汲取什么经验教训?

        马延琨:火箭少女101成团到现在已经一年了,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但男孩子也有男孩子一些问题,我们都有思想准备或者是工作上的一些准备。经验肯定是有,各种各样的新问题也会有,我们今年的团队应该是都能够面对它的。

        而且合约肯定会在去年的前提下签得更为严谨,严谨是对所有人负责任。我们和学员的原生公司,包括R1SE男团未来的运营方哇唧唧哇,加上《创造营2019》的节目制作团队,都是从一开始就紧密合作,大家都很重视合同的事项。

        Q:《创造101》的时候导演曾经说过,自己选角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感触,很多姑娘都处于那种蓄势待发的状态,整个女团行业生存很艰难。这种情况下,节目组选拔学员的范围很广,几乎所有的女团都在视野范围内,而男团的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可选数量少很多。

        孙莉:你讲的是资源的消耗问题,这个不光是在《创造营2019》,近些年整个节目创作领域都会出现这样一个状态,当大家比较喜欢的节目样式出现后,同时间内会有特别多相似的内容表达。但从受众角度上来看,它势必会产生同质化和审美疲劳。对于“创系列”的节目来说,它不仅是相似节目样式上的消耗,同时在选手资源上也会有分流。

        节目组在选拔选手时,总希望有更好的,就跟我们总希望有多一个礼拜,把节目剪辑得更好。但客观情况总有限制,每个人都会遇到同样的情况。

        Q:上周马雪阳暂别舞台,他和张远不同的入营方式决定了他们在后续比赛中的表现和魅力,他们俩为什么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进来?

        孙莉:马雪阳有同公司的弟弟们,所以他是以团体的方式进来的,而张远是个人,他们显然是在不同的赛道里。

        Q:《创造营2019》给人一种感觉,因为马雪阳、张远等大龄选手以及苏有朋、郭富城等班主任的参与,这些男孩在18岁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28岁、38岁、48岁一整个的艺人生涯。

        孙莉:从《创造101》到《创造营2019》,我们尽最大的能力来还原这个行业的面貌,尽最大的能力把人生的样子展现在节目中。至于说不同的学员因为成长环境、性格、知识结构的不同,所能够感受到什么内容,它可能需要一个更长的时间你才能够听到回响。

        Q:近两年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男团,会担心这个市场饱和度问题吗?

        马延琨:中国市场这么大,到目前为止能数得出来的成团组合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其实不多。第二,任何一个市场都存在二八定律,市场只留给最好的产品,包括男团也是。有竞争才有市场培育,接下来关键是怎么才能把团做好。

        大文娱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文娱领域的资金流动与商业创新。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