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任正非对话美国两位思想家:华为是不死鸟,不会大规模裁员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于惠如2019-06-17 19:0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于惠如 刘可 华为与外界的沟通更加密集。6月17日,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与《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进行交流和谈话。

        在长达100分钟的交谈中,任正非、乔治·吉尔德、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分别就华为现状、对美国企业的态度、网络信息安全等问题进行交流。

        谈华为现状及未来计划

        交流中,任正非透露,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大、打击面宽。不仅打击零部件供应,还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私有美国成分任何东西。

        任正非坦言,受此影响,未来两年,华为公司会减产。“预计会下降300亿美金,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出新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任正非表示,接下来两年,华为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版本切换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但这些东西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

        “虽然我们的财务受到一定打击,但科研投入不会减少。”任正非表示,华为将在未来五年内投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

        此外,任正非表示,未来不会分离或出售其他业务。对于海底光缆业务出售,是很早之前就做好的决定,出售原因是因为这项业务不属于华为的核心业务范畴。而对于其他业务,不会出现分离或出售的情况。

        “我们可能会缩小业务规模,会尽快将员工转移至核心业务部门,不会大规模裁员,但调整一直在进行。”任正非以两年前重组软件部门为例说,该部门拥有2300名员工,每年耗资大约100到200多亿美元,但没有研发出任何具有说服力的产品。因此,华为决定关闭此业务。“当时我还怕员工有情绪,跟人事悄悄说要给这些员工涨了工资再走,但后来才发现,他们等不到涨钱就走了。”

        谈华为与美国问题的性质

        乔治·吉尔德认为技术上的问题华为可以解决,美国用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种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

        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将目前华为与美国之间的问题归结为文化上的问题。“不管怎么样,我同意的是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就是把华为作为对象。我的想法是,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开放的技术,不仅仅要重视贸易,还要重视商务、合作,我们更关注的还是知识,我们更多的其实考虑的是人。”

        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说,只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保持开放,才能够彼此互信。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而不是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世界更应该以合作为基础。

        任正非认为社会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在信息社会,每个国家不可能是孤立发展的,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的。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所以,人类社会走向一种共同的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经济走向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来的,这个口号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要正确对待,是要以一种发明、各种规则去调节、去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

        谈基础科学

        当主持人问及任正非对美国大学实验室停止与华为合作的看法时,他表示,中国在工程上的创造能力是强大的,但在理论上的创造力还比较弱,在基础研究方面还需要向西方学习。

        华为公司虽然每年投入巨额的资金,并拥有8万多工程师,但主要贡献在工程能力上。“首先,移动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光纤通信不是华为发明的,移动互联网也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得最好。我们公司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

        虽然在基础研究方面与西方仍有差距,但任正非认为,并不会因为受到打击就萎缩、放弃,“我们继续努力,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是跟我们在合作的,只是一两所大学他们可能有点看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个短期行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任正非说。

        据任正非介绍,华为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

        谈网络信息安全问题

        乔治·吉尔德认为,所有这些企业都必须要拥有公平的安全条件,创新也依赖于安全的环境。

        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则认为不一定非要有那么精确的信息安全标准,应该把重点放在协作方面,在技术的基础上要进行合作。

        任正非谈到,网络安全与信息安全是两码事。为人类提供连接的网络不能出故障、出问题,这是网络安全,华为为人类30亿人进行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

        对于信息安全,任正非表示,华为提供的只是水龙头,至于流出来的是水还是油,并非华为所能掌控,但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愿意与任何国家签订“无后门协定”,愿意当“样本”成为第一个跟国家层面签订“无后门协定”的公司。

        同时,任正非表示,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大气云厚1000公里,信息云未来可能更加庞大,如此庞大的结构总会出现错误,但应该解决错误、处理错误。未来云社会接口会越来越多,也会有更多错误,如果一个错误都不能出,社会就保守了。

        谈对美国企业的态度

        当主持人问及面对来自美国政府的打击,华为是否还会和美国企业加强合作时,任正非表示,美国的每个公司是富有道德良心的,华为过去30年多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对华为的支持?;衷谑艿揭恍┐煺鄄皇欠⒆运堑谋拘?,而是发自于政治家对事物的看法。

        “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更坚强以后,为啥不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不害怕使用美国人,也不害怕使用美国的要素。我们已经很坚强了,我们是打不死的鸟。”任正非说。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南新闻中心记者
        关注华南地区上市公司,重点关注新科技、新材料领域。线索请联系:yuhuiru@www.tierrasucia.com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