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运网

        复工时刻

        喜运网 www.tierrasucia.com 董瑞强2020-02-20 21:3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董瑞强 从正月初七等到正月十七,又等到正月二十七,而此刻,他们还在等待。魏民乐就是在等待中的他们一员。

        “什么时候复工?”记者问道。

        “还要再等等,再坚持十天半月,可能会真正畅通。”2月19日,魏民乐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魏民乐是中国环境?;ぜ庞邢薰镜淖芫?,至今公司大部分项目仍没有复工。这让他颇为担忧。

        他说:“我们在春节期间,有3个项目没有停(规模略有缩?。?,其它30个项目,基本上没有实质性开工,都是打一些前站,做一些准备,或者正在报批。总体受疫情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在此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艰难时刻,有很多企业也都和魏民乐所在的企业一样,陷入了如此尴尬境地:工人进不来,物资、设备、机械等亦无法及时进入,他们很可能即将为此承受项目继续延期、成本上升以及现金流短缺的诸多压力。

        根据各地要求,企业要复工,他们必须上报政府,包括防疫措施、安全措施是否到位,预案方案是否准备好等。这些完成后,经城管、卫健等多部门核准同意后,才能正式复工。

        尽管如此,争取早日复工,是他们最大的期盼。

        复工何时到来?

        魏民乐预计:“真正的复工,估计还要到2月底。现在还需要等。”

        “我们所有已建成项目一直没有停工,涉及垃圾焚烧发电、污泥处置等。越是疫情严峻时,越需要这类企业。但目前收集总量受到一定影响,一些城乡结合部垃圾收储不比往常及时全面,收集量可能有所下降,但还算稳定,对企业利润影响基本可控。”他说。

        一位证券公司的环保专家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2月10日-16日这周环保企业复工情况还是一般,主要是看做什么,如果是做工程,复工率会较低,可能在60%以下。这类项目应该还会往后延,如果后延一两个月,还可以赶工,对业绩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这位环保专家介绍,很多复工率低的项目基本都是劳动密集型的,用工量大,比如煤炭企业复工还挺难的,2月12日复工率才54%左右,包括大型央企煤矿复工率都并不高,其它地方性民营煤矿都尚未复工。由于各地方政策不同,一些企业复工要盖八九个章,在疫情防控压力下,复工肯定比之前艰难得多。

        “短期内,企业现金流还好,不会受太大影响。如果停工拖的时间太长,确认不了收入,影响肯定会变大。企业也很担忧,后续是否能承受疫情防控导致的成本上升和现金流短缺等问题。”上述环保专家说。

        最大的难点:工人返回难

        之所以还要等,在尚未复工的环保企业人士看来,更多是由于各地疫情防控交通管制,员工无法及时返回,出现大量用工问题。

        2月18日,浙江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亦认为,用工、流动资金周转以及防疫物资措施的到位,这三件项是眼下企业复工要做好的头等大事。其中用工问题是最大的难点。工人要能进来,来了之后,要能拿到工资,企业就必须有充足流动资金。

        “如果这些条件都具备了,我们在环保方面也不会让企业为难。”该负责人说。

        魏民乐介绍,“我们复工难主要在基建项目上,比如去年一些开工建设项目和今年新建项目(涉及垃圾焚烧发电、医废危废及污泥处置等)。春节工人回乡,现在很难返岗。政府口头上通知抓紧开工,但要去办开工审批时就可能不是很好办,办不下来。政府一个开工令下来,需要八九个部门盖章。各个分管部门都同意才行。此外,现在各地对民工来源的要求也不同,我们施工队伍组建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前述证券公司环保专家也认为,用工问题仍是目前企业复工的最大难题。各地政府政策不一,即便工人返回也须观察14天。

        飞南金属是位于广东肇庆的一家工业废物处置及综合利用企业,经营有色金属及稀贵金属加工。目前该企业复工率达80%-90%。此前制约其复工的主要是用工问题。

        2月19日,飞南金属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雁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之前由于各地交通管制,到处设卡,车下不了高速,工人进不来,政府也很着急。政府让我们把工人请过来再隔离观察。我们防疫工作基本都做到位了。目前广东飞南、江西飞南均无发热病例。”

        孙雁军介绍,江西飞南基本都是江西工人,广东飞南工人多来自广西、四川,一开始当地政府都非常强势,路都封了,村里设卡不让工人出来。后经当地政府与村委会协调,江西飞南于2月17日才得以复工。

        “广东飞南有60%的生产线没有停工。不过也很麻烦。刚返回员工和老员工出现了矛盾,老员工强烈要求刚返回员工先隔离,不能混住。我们一直在做员工的思想工作。”他说。

        受道路不通所限的不仅是人力,企业所需物资和设备也进不来。

        魏民乐对此也很无奈。他说,“我们有些项目确实复工艰难,比如我们在宁波的项目,也需要盖章通过审批,但意料之外的是,政府开工令下达了,章也盖完了,第一批队伍包括管理干部都到位了,当地政策有所反复,防控加严,我们所有人员要隔离14天。我们后续的车辆、队伍、物资、施工机械都进不去。所以没办法,项目只好又停了。”

        不过,当地政府要求每位员工单间隔离观察,魏民乐认为很难实现,他说:“这样就需要在施工现场建很多房子,那是多大的成本?我们现在把所有该准备的材料、防疫物资和预案都准备到位,该给政府报备的报备,直至管制结束,我们会赶快进来。”

        目前,魏民乐所在企业的大部分项目尚处于报批阶段,等待政府核准。

        根据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通知,除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外,全省行政区域内企业未经属地县(市、区)政府核准同意,一律不得擅自复工。企业复工前,须将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复工生产方案和承诺书等相关材料报所在县(市、区)行业主管部门备案,并转报当地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方可启动复工。

        “其实近期一些县政府比较急,也在催复工,但大环境还没调整过来,即便一个县能通车,但其周边并未解除交通管制,物资和人员也照样进不去。”魏民乐说。

        一家大型国有钢企的环保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我们还不是满负荷生产,能达到70%-80%左右。主要是由于运输、销售、订单等各个方面仍不太畅通。下游需求低迷,现在库存积压量还有三分之一(钢铁产能3万吨/日),但比之前稍好一些。

        这家钢企的用工基本都是当地工人,但它的一些新开工建设项目、技术改造项目、脱硫脱硝工程等都是委托第三方公司负责。这部分人员加起来有上千人,大部分来自其它省市。

        “这一块复工难度较大。”上述钢企环保负责人称,目前企业现金流运转比较困难,整个系统效率运转都降低了,成本上升,价格下跌,预计我们2月份吨钢利润可能会出现亏损。

        政府的考虑

        不过,很多地方政府也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是严峻疫情的防控压力,另一方面则是稳经济、鼓励企业安全复工的压力。

        “这确实是两难。”魏民乐说。

        各地对于企业复工的要求有所不同,但具体到地方政府,大家的防控压力都相对比较大。

        前述浙江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我们的总基调是大力鼓励和推动企业早日恢复生产。我们更多是出于这方面考虑。

        该负责人称:“浙江外来务工人员较多,是一个流入大省,大量工人春节后回不来,比如温州,与武汉地区人员流动较多,前期疫情较为严重一些,防疫压力也更大。”

        不过,他认为,环保方面并非主要影响复工的因素。比如企业的污水处理设施停置一个多月后再重启,很可能达不到稳定运行。“所以在目前形势下,由于客观原因出现的环保问题,我们暂不予处理或轻微处理。我们也考虑到企业资金压力,对节前定下的处罚,允其暂缓缴纳,不再按法定时间必须缴清才能开工。”

        “我们也在鼓励企业复工,有的地市包机、包车、发补贴,让在外员工尽快安全返回。但返岗目前仍有难度。”他说。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近期,浙江多个地市出台包火车、包飞机等“硬核”复工支持政策。比如,杭州市为从贵州、四川的务工人员定制了免费复工专列;嘉兴市包机从四川将返工人员接回等。此外,湖州市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资金。

        上述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在环保审批上,对于一些符合条件的新建项目,我们会一切从简,或是边复工、边审批,降低其成本,毕竟企业现在也很不容易。从环保角度,我们会助企业一臂之力。”

        但仅仅只是环保,还远远不够。企业复工所涉及的其它政府部门也需要发挥积极作用。

        这位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透露,“我们在2月18日讨论出一个方案,将派专人与地方一起到重点行业企业驻企服务。如果是生态环境系统的困难,我们会直接帮忙解决,如果涉及其它部门,我们会把问题带回,由省专门平台统一交办。”

        “八个公章”背后

        2月17日,一张有关泸州市江阳区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复产的申请表在网上频传,上面赫然盖有8个公章,既有属地镇街(园区)审核意见,也有区应急管理部门、区生态环境部门、区卫生健康部门、区级行政主管部门、区政府分管领导以及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审核意见。

        这引发了外界对于企业复工难的担忧。

        2月17日晚间,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泸州市江阳区委宣传部获悉,该区已于当日取消了该审签程序。

        该区委宣传部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网传的这张复工申请表是真实存在的??雌鹄垂陆隙?,但从企业提出申请到完成审签备案,再到企业组织复工,总共不到24小时。”

        所有程序均在一天之内走完。按照该负责人的说法,企业复工并不像外界所认为的那么难。企业没有为此跑路,所有审签均系全程代办。

        2月19日晚间,泸州市经信局一位主要负责企业复工复产的官员也对此事做出了解释。

        这位官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称:“企业复工程序最开始时要求做备案,其目的是让企业做好准备工作,包括预案上报政府。我们现场检查,如符合要求,没有疏漏,就可复工。但盖章数量看起来确实挺麻烦,如果真让企业跑这么多部门,肯定会很费时费劲,但实际并非如此。江阳区现已取消该流程,以免外界误解。”

        2月17日下午,江阳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专门就此发布了情况说明。其中显示,2月10日,江阳区成立联合工作组,强化复工服务;2月11日下午,工作组主动到承建区雨污分流改造项目的中七建工集团华贸有限公司,现场指导疫情防控和复工;2月12日,该公司按工作组意见落实疫情防控措施后,于当日下午提出复工申请;2月13日,工作组全程代办完成审签备案。该公司于当日组织复工。

        江阳区委宣传部负责人称:“通过此事也说明我们工作确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现在针对企业复工,已不再经过各部门逐一审签了,更多是我们主动上门对接,为企业解决问题。”

        记者从泸州市卫健委获悉,2月19日,泸州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例。截至2月19日24时,泸州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例,涉及5个县区。其中,江阳区7例,连续几天未有新增确诊病例。

        “尽管形势有所稳定,但我们在推进企业有序复工中,也不能放松疫情防控,企业安全生产体系和物资储备必须符合要求。”上述区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

        一位江阳区委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如果相关职能部门对企业检查不到位,导致病毒传染的严重后果,必然会被追责问责。所以职能部门对企业符不符合复工条件,必须到现场办公,现场检查。”

        江阳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月9日通告显示,以下三类企业自2月10日起,在符合疫情防控条件下,由企业申报并经审核同意后可有序复工复产:一是涉及疫情防控、能源供应、交通物流等生活必需品生产的重要国计民生企业;二是为企业和居民提供必需的生产生活服务的超市、宾馆(不含餐饮)、物流配送、农资企业;三是雨污分流项目施工及其配套企业。

        而此次网传申请表正涉及该区主城区雨污分流项目。上述江阳区委的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该项目去年就在进行,春节期间停工,若不及时完工,对交通影响会比较大,所以从民生角度考虑,在符合条件情况下,首批让其复工。”

        泸州市委书记、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刘强在2月16日一次会上也表示,要强化服务保障,加快企业复工复产进度,扩大复工复产面。

        泸州市也为此采取了相关措施。前述泸州市经信局主要负责复工复产的官员说:“泸州市专门统筹安排成立了六个工作组,经信局属于工业服务组,主动进驻企业,现场服务,比如有些企业防疫物资缺乏,我们会把情况收集后,汇总至物资保障局,由其统筹分配。”

        这位官员介绍,截至目前,泸州市689家规上企业,有316家企业已复工。其余未复工企业,有两个限制条件,一是交通管制原材料运输难,二是有些企业技术骨干全是武汉人员。我们目标是全面复工。往年在正月十五左右,复工率就能达90%。

        “眼下企业复工面临的难点主要还是用工、防疫物资问题以及原材料运输不畅,现金流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泸州市内有两条口罩生产线,产能达30万只/日,基本能满足本地企业复工需求。”上述官员说。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财税与环保新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

        喜运网原创 | 喜运网平台 |